您的位置: 辛集信息网 > 美食

大破天幕杀机第三百五十一章血光冲天

发布时间:2019-11-20 08:29:28

大破天幕杀机 第三百五十一章:血光冲天

此时此刻,长生教教主与景兰尽情的沐浴在那血池之中,被燕国百姓的鲜血染红的此时被一层淡淡的血气所笼罩着,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时不时的响起水声!

但是,张尘宇知道一旦长生教的教主自那血池之中出来

,莫説是燕国的军队中就算是放眼整个神州九国也难有人与他抗衡!

“什么人!”就在这个时候,张尘宇与项方的身后猛地想起了喊话的声音,闻言,张尘宇与项方皆是心头一惊没想到在这个紧要的关头被人给发现了!

“我是你爷爷!”不过,张尘宇并没有做过多的慌张,猛地站起身来,手中战刀在夜幕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寒光,那寒光一闪而逝几乎与此同时刚刚那喊话的声音也跟着戛然而止!

“扑通!”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猛地想起,刚刚发现张尘宇与项方的那名长生教教徒被张尘宇一刀划开喉咙,虽然他依旧保持双目圆睁,但是眼神中却布满了死灰!

“到底还是被你们给发现了啊!”见状,张尘宇淡淡的説道,因为张尘宇发现身后的敌人不止一个!

“有敌人……”<

“保护教主!”

接近着长生教教徒混乱的喊叫是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人能够找到这个地方!

“杀!”见状,张尘宇与项方对视了一眼,眼前的长生教教徒虽然不多,但是修为却远远不及张尘宇与项方二人。既然已经被人发现,索性张尘宇与项方一不做二不休。拿出武器,干净利落的将身边的敌人斩杀殆尽!

从刚才到现在。项方的心中便被一股怒气所笼罩,出手更是毫不留情,一想到那惨死在血池边的燕国百姓,项方的心中那滔天的恨意更是愈演愈烈!

战斗开始的很突然,同样结束的也很快,手忙脚乱的长生教教徒根本招架不住张尘宇与项方的猛烈攻击,但是这边的打斗声还是引起了长生教教徒的注意,很快大量的长生教教徒蜂拥而至!

“啪!”见状,张尘宇知道躲不过去。从地上一把抓起一名死去长生教教徒的尸体同时高声喊道:“对面的畜生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节目很精彩!”

“敌人在这里!”顺着张尘宇的声音,长生教的教徒很快便冲了过来,瞬间将张尘宇与项方二人为的水泄不通,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全都是长生教的教徒!

“兄弟你怕么?”看着如此众多的长生教教徒,张尘宇不禁笑了一声问道

闻言,项方随手抹去脸上的血迹同样笑着回答道:“不怕,两条腿的畜生来再多我都不怕!”

“好样的!”听到项方的回答。张尘宇不由得放声冷笑道,同时将手中的尸体狠狠地砸向冲来的长生教教徒身边!

“砰!”一声巨大的闷响之声,围拢而来的长生教教徒顿时被张尘宇砸倒了一大片,这一击少説也有五六名长生教教徒被张尘宇当场砸碎!

“仓啷啷!”不等长生教的众多教徒反应过来。张尘宇一把抽出了别在腰间备用的战刀,双手持刀冲向人群,一时间刀光剑影寒光阵阵。长生教教徒的人数虽然很多,但是面对张尘宇这样的杀神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看到张尘宇那边大杀四方好不痛快。项方也不甘落后,拿起手中铁戟冲向敌人或挑或砍一路上也是杀伤长生教教徒无数!

面对着如此勇猛的二人。众多长生教教徒不禁乱了阵脚,他们哪里见过如此勇猛的燕国人,曾几何时那些待宰的羔羊此时却疯狂的屠杀着长生教的教徒!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已经看出张尘宇与项方不是普通的燕国士兵,一名长生教教徒冷声问道

闻言,张尘宇嘴巴一咧不由的冷笑道:“都説了是你爷爷,哪来的这么废话!”

“小子,你给我去死!”听到张尘宇口出狂言,那名长生教的教徒当即暴走,手中一杆战矛在空气中打出一道道残影快速的向着张尘宇罩去!

“哼,米粒之珠,也敢放光!”见状,张尘宇不由的冷喝道,别看这名长生教教徒的攻击让人感到目眩,但是那只不过是战矛快速运动的景象罢了,像这样的攻击,在张尘宇的眼里还不如小孩子挥木棒!

“扑哧!”下一刻,只看到张尘宇的双刀透过残影,直直的劈在了那名长生教教徒的双肩之上,随着张尘宇猛地发力,一声脆响,那名长生教教徒的双倍被张尘宇整齐削下!

长生教的教徒虽然都是修者,但是修为普遍都停留在第三境界,而且实战经验少得可怜,平时吓唬吓唬普通的北疆蛮民还差不多,一旦和张尘宇这样久经沙场战斗经验丰富的人动起手来,必定会原形毕露!

“哼哼,你们长生教的人就这么diǎn本事吗,你们不都是説我们燕国人是待宰的羔羊吗!”看着被张尘宇杀的胆寒的长生教教徒,张尘宇冷声问道

看到没人敢回话,张尘宇忽然压低声音轻松説道:“其实,在我的眼里,你们才是羔羊!”

“呼!”似乎知道自己战斗经验比不过张尘宇,长生教的教徒们纷纷采用远程攻击,一条条火舌猛地向着张尘宇袭来,炙热袭人的热浪一瞬间便将周围的芳草烧成灰烬,温度之高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神通,小道尔!”见状,张尘宇冷声説道,随即运转玄功将内力注入到双手的战刀之中!

“嘶!”随着两道寒光四射的刀芒离刃而出,张尘宇双刀交汇猛地一挥“轰隆隆!”忽然间两道巨大地刀芒如同大浪一般猛地向着周围的长生教教徒冲击而去!

“轰!”首当其冲便是向着张尘宇袭来的火舌当即被刀芒绞得粉碎,但是刀芒威势不减,依旧向着周围的长生教教徒飞去,下一刻“啊……”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久久回荡,在刀芒的冲击之下人的血肉之躯此时竟然是如此的脆弱!

“呼!”就在张尘宇和项方大杀四方之时,一道巨大的气穴自血池之中猛地腾起,一瞬间滔天煞气直冲云霄,在哪朦胧的月光之下,血光冲天!

“项方,快向我这里靠拢!”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张尘宇当即对着不远处的项方大喝道未完待续。。

乌鲁木齐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一点
连云港治疗早泄费用
遵义治疗妇科医院
深圳市人民医院一门诊预约挂号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