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辛集信息网 > 娱乐

天族战纪第二十章功法出错

发布时间:2019-11-20 01:00:40

天族战纪 第二十章、功法出错?

修天羽心中一喜,终于到了。他再次打起精神,艰难地向着火焰走去,功法运转到极致,在他手上形成一道元气膜,然后向着火焰罩了下去。

“噗嗤……”

修天羽的手只靠近了一点点,手上的元气膜便被火浪粉碎。修天羽不为所动,再次凝聚出元气膜,继续下一次的行动。

失败,失败,还是失败,不知失败了多少次之后,修天羽终于成功了,那团妖异的血红火焰,终于被他捧在了手上。

修天羽心中大喜,丝毫不敢耽误,忙运转吞噬之法,开始炼化吸收这火之精华。

“砰……”

功法刚运转,他手中的火焰猛然爆裂开来,四散在石厅之中。修天羽一怔,一时间不知怎么才好,四散的火焰,他根本无法下手炼化吞噬。好在不一会之后,四散开的火焰又开始聚集在一起,他才舒了口气

,开始下一次的尝试。

时间整整过去两天了,眼见修天羽还没有出来,墨在洞口可谓是心急如焚、坐立不安。墨心中不由想到,不对啊,按照功法上所说,吞噬炼化吸收天地精华,应该没有那般困难才对,不会是出了什么变故吧!难道老家伙的理论有误吗?

石洞外的墨着急,石洞中的修天羽更是心急火燎。无论他怎么做,只要一开始运转吞噬炼化的功法,净世天炎便会爆裂开来,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尝试了多少次了,但每一次都是这样的结果。这不由让他担心了起来,若是无法吞噬这道精华,功法便不能晋级,他的修为也将停滞不前,想到这些,他的心再难以平静,过往的种种不断在他心头呈现,让得他时而愤怒、时而不干……

可能是他多次的尝试,也可能是他的心不在平静,让得净世天炎也怒了起来,更加凶猛的火焰不断翻滚着,誓要焚尽世间的一切虚妄。

冷静、一定要冷静。看着不断暴怒的火焰,修天羽不断告诫着自己,他强迫自己再次冷静下来,思考对策。

“难道是功法出错了吗,天地精华并不能被吞噬炼化吸收,那该怎么办?”修天羽艰难地皱着眉头,心中不断思考着。

“不能吞噬炼化,那么若是同化呢?”修天羽心中一动,想到就做。

元气从他体内散发出来,包裹着净世天炎,然后他在运转功法,将这些元气吸收回体内。在他不断地尝试下,情况终于出现了变化,一丝丝净世天炎竟然与他的元气融合在一起,被他吸收回了体内。

火焰入体,瞬间焚烧起来,就连经脉壁上的那一丝空间之力,也被瞬间焚毁,经脉被烧的呲呲作响。顿时,经脉犹如那受到刺激的小蛇一般,瞬间紧绷了起来,一股深达灵魂的剧烈疼痛,直接让得修天羽忍不住一口鲜血狂喷了出去。

修天羽目赤欲裂,血肉被焚烧的通红,这般剧烈疼痛实在是让其难以承受,要不是他的身体异常,首当其冲要被毁灭的便是他的血管与经脉。

修天羽咬紧牙关,那股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得修天羽脑袋晕眩了好一阵,方才逐渐平息,随即他顾不得多想,赶忙再度凝聚心神,控制着那一缕血红的火焰,沿着经脉缓缓运转着。

运转的时间越来越长,修天羽的心神对于这一缕火焰的控制越来越熟练,他忍受着疼痛,再次把一缕缕火焰纳入身体,控制着他们在经脉血管中流转。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团血红的火焰,已经被修天羽吸收了一半之多,而在他体内的火焰多过体外火焰的时候,变故猛然发生。他体外的火焰竟然不再任由他缓慢抽离,而是突然动了起来,将修天羽包裹在其中,然后主动钻入了他的体内,在他体内到处乱窜,想要与先前吸收的火焰聚在一起。

也正是因为这样,血红火焰之中所释放而出的炙热高温,也是越来越恐怖,到得现在,修天羽血管经脉中的空间力量猛然破碎,元气也在火焰的进攻下节节败退,更加让他绝望的是,他体内的元气,竟然被血红火焰点燃,在他体内疯狂燃烧。

死死的紧咬着牙关,修天羽拼命的控制着那一缕缕血红火焰,不让其在体内暴乱开来。炽热的温度、滔天的火浪从中散发而出,席卷经脉,穿透骨骼,让得修天羽的身体皮肤之上,绽放出一个个细小的血红血泡,血泡碎裂,露出皮肤下的殷红血肉,一道道细小的血红色裂缝,宛若蜘蛛般从血肉中蔓延而开,最后包裹了修天羽的全身,除了他那诡异的右手之外,他整个人犹如一个碎片拼凑在一起的人形玩偶,看上去恐怖得让人不敢直视。

在血色火焰全部进入修天羽身体之后,火洞中的恐怖高温便消失殆尽,也就在这时,一直担心着修天羽的墨,再也忍不住冲了进来。

望着修天羽那宛若碎片般崩裂的皮肤,一旁的墨大惊失色,灵魂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这种皮肤迸裂的现象,说明修天羽体内已经被炽热的火焰所弥漫,火焰去路被阻,也只能将修天羽的血肉、皮肤涨破,然后借助这些撕裂开来的裂缝,逃窜而出!

兽脸急速的变了又变,墨的一张大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好片刻后,墨方才压制住内心的冲动与不安,静静的等待在一旁,怕自己不注意弄出什么响动打扰到修天羽。

墨的心头也是万般无奈,本来这吞噬天地精华本就危险,需要准备许多天材地宝,诸般灵丹妙药来辅助,但在这诡异的幽冥雷域中,上哪去找任何辅助之物,一切只能看修天羽的本事了!

修天羽来不及理会身体上的变化,在经过一番努力之后,他终于把四散的火焰聚在了一起,开始沿着功法运转的经脉中流转。

心脏中五颗武道虚晶疯狂旋转,散发出强大的元气保护着他的心脏,不让血红火焰将其侵蚀破坏。

修天羽奋力调动着体内的元气,不断修复着受损的经脉,又调动空间之力,将其加固,血色火焰一次次破坏着,他就不断一次次将其修复加固。

在将他的身体破坏得不成样子之后,火焰终于在修天羽体内完成一个大周天的运转,然后往他的心脏冲来。

修天羽瞬间骇然色变,要是让得这火焰就这般冲入他的心脏中,那还了得,自己非丧命于此不可。他不在理会其他,竭力运转武道虚晶,调动元气阻挡火焰向心脏冲来。

可一切哪有那么容易,经脉之中,紫色元气形成的堡垒不断的被焚烧成虚无。而他心脏中的武道虚晶,也是犹如不要命一般的旋转输送着元气,火焰焚烧了多少,它便是输送多少,虽然这般拼下来,武道虚晶之中所储存的元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璀璨的武道虚晶也变得暗淡下来,不过那净世天炎,也是渐渐变得温顺了下来,开始顺利的在逆乾坤功法路线中流转起来。

待得经脉中元气与火焰相容之后,修天羽终于舒了一口气,然后控制着相容后的火焰,缓缓流入了心脏中,随后他运转逆乾坤的吞噬功法,霎时间本顺时针旋转的武道虚晶猛然停止下来,转为逆时针疯狂旋转起来,火焰也被其缓缓吸收了过去。

当最后一缕火焰也被五颗武道虚晶分而食之之后,修天羽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调动逆转中的武道虚晶,释放出一缕缕诡异的血红火焰,向着逆乾坤进化的特殊经脉流去。

只有打通这些特定的经脉,逆乾坤才算真正在他体内扎下了跟,与他彻底融为一体,他也才能依靠吞噬众多精髓让这功法不断进化变强。这些特定的经脉,便是逆乾坤的功法源脉,本源脉络。

这些特殊的经脉,在每一个人体内都存在着,但却不是普通的经脉,乃是人体中的死脉,它虽身在人体之中,却又让人寻不着,见不到,也没什么其他的作用,一般人穷尽一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体内还有死脉的存在。修天羽也是修炼了逆乾坤之后,才知道这世间,人的肉体内竟然还有死脉的存在。

他现在要做的,便是运转着火焰精华,打通那些死脉,让他们恢复活力。这相当于在人的身体内重新开辟一条新的经脉,其中的艰难险阻,简直让人望而却步,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更是让人不敢轻易涉及。

当修天羽的承受已经到达极限之时,血红的火焰,终于是钻出了逆乾坤功法进化的最后一条本源脉络……

那一瞬间,似乎某一种无形的屏障在修天羽体内悄然破碎开来。这条本源脉络,终于有了活力、有了生机。

在血红色的火焰流出最后一条经脉回归心脏之时,修天羽那几乎被剧痛搞得近乎麻木的脑袋,猛的泛起一阵淡淡的温热暖意,让得他模糊的神志清明了少许。

此时的净世天炎,在武道虚晶中盘旋了一阵之后,便与元气一道,穿梭过逆乾坤的功法路线,火焰中不断释放的那股焚毁一切的高温,随着功法的不断运转缓缓的收敛而下,数个周天之后,极具破坏的高温几乎完全收敛进了武道虚晶之中,狂暴消散,几许温顺,隐隐散发而出。

“成功了么…”

山洞之中,墨望着那全身上下找不出一块完整皮肤的修天羽,他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灵魂体上充斥着欣慰的暖意,微微点了点头,屈爪轻挥,地面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便是化为一道灰芒,径直向依旧盘腿端坐的修天羽射去。

随着石块的靠近,瞬息时间,一道刺眼的血红火焰猛的自修天羽身体之内弹射而出,最后将他包裹其中,瞬间便化为一个血红火焰光罩,光罩上火焰翻滚盘旋,将所有对其不利的一切,都挡在了外面。

凝视着那突然出现的火焰罩,墨的兽脸之上,浮现了一道意味深长的笑意,他低声喃喃道:“真是个不错的小家伙,不仅承受下火之精华的焚体之痛,竟然还能发现功法中的错误,更能自己完善功法,突破瓶颈,真真了不起……”

“老伙计……你没有看错人,我们……真的能够离开这里。”

宽敞的石厅之内,血红的火焰罩犹如蚕茧一般,将少年包裹其中,翻腾的血焰,似乎是在宣示着,他要破茧化蝶了……

宝宝干咳怎么办
儿童黄鼻涕要吃药吗
宝宝感冒咽痛什么方法最有效
小儿流鼻涕吃什么好
小孩打喷嚏流鼻涕属于什么感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